您的位置: 敦煌信息网 > 时尚

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二十三章 邀请(一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19:23:52

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二十三章 邀请(一)

安杰丽卡近乎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霍拉德――对方谋划了十几年,让艾伦被当成骑士去培养,掩盖真实身份难道不就是等待着这一天,能够让海牙堡变成米内斯特家领地的一部分,彻底控制住都灵王国南方的出海口吗?

“我好像已经完全无法理解您的想法了,或许您可以稍微解释一下,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?”安杰丽卡夫人强忍着心中的不解和被羞辱的怨气:“让我嫁给奥托?克温,密谋杀死赛拉都是为了什么

?!”

“如果你真的想听的话,我可以慢慢解释,但是……我没有逼迫你嫁给奥托,赛拉也不是被我害死的,这两点必须先说好。”霍拉德侯爵不紧不慢的回答道,慢慢抬起头,慈祥的看着安杰丽卡:“你认为呢?”

“当然是这样,宽容而又慷慨的米内斯特侯爵怎么可能干出那种事情来?”安杰丽卡夫人无不讽刺的冷笑道:“我是您的女儿,当然是无条件的相信您。”

“那就让我来告诉我最亲爱的乖女儿一些‘事实’吧。首先你要弄清楚,想要得到海牙堡的是三十年前的我,而不是如今的我――当时米内斯特家为了王国打赢多米尼克拼上了全部的力量,积攒了几十年的舰队半数都被打沉,我当然会要求一些合理的补偿。”

“但是当时国王陛下没有同意,反而把这块封地交给了奥托?克温,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,靠着这场战争才声名鹊起的骑士。”安杰丽卡夫人摇了摇头:“这就是您要密谋他的原因?”

“不,事实上要复杂的多,而且对于奥托我也是很尊敬的――当年的我没有看到那场战争的本质,但幸运的是依然得到了补偿――米内斯特家族成为王国舰队的指挥官,名义上是抵御南方的多米尼克,因而圣树骑士团的经费被削减,王国的重心从东方向南方偏移,然后我终于恍然大悟了。”

“因为当时的国王陛下,贺拉斯一世的父亲想要给骑士团制造一个对手。”安杰丽卡夫人当然知道这些:“但如果是那样,为什么陛下把海牙堡封给了奥托?”

“陛下是要让骑士团感觉到威胁――想想也是正常,即便是今天他们在东境的声望依然无与伦比,但是陛下不想制造一个对他产生威胁的米内斯特家族。得到了海牙堡的米内斯特就能对整个王国南方产生影响力,那等于是一个新的圣树骑士团。”

“所以无论结果如何,米内斯特家族都不可能得到海牙堡的,而我也不需要海牙堡――这座城堡唯一的特点就是在能够作为进攻多米尼克的前哨站,只要还在我们手中就能够从容布置,选择进攻或是防守,除此之外它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“你一向自认为很聪明,亲爱的安杰丽卡。”霍拉德?米内斯特叹息着将目光从安杰丽卡的身上离开:“但是显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聪明,至少这一次路斯恩做的都比你好,他也许没有你知道得多,但是却也明白家族的核心智慧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长久的规划是必须的,但是能否顺应形势改变策略,抛弃原本不切实际的目标转而去追求更有意义的东西,这才是米内斯特家族的精神所在,你懂得隐忍,懂得承受并且能够默默付出,这都是极好的品质,但……却不知道什么叫随机应变。”

“至少就连路斯恩也能想到,拉拢格林?特恩站在我们这一边――虽然他失败了,但是这种想法没有错。你该不会以为贺拉斯陛下让那个纳法里奥担任财政大臣,和我们家族没有半点关系吧?”霍拉德“询问”道:“我们需要能够绝对相信的人加入我们,而这次的成年礼会是一个非常棒的挑选机会。”

“所以说,艾伦她仅仅是您的一个工具,用来拴住那些真正对您有用的人。”安杰丽卡夫人的语气变得非常激动:“这就是您为自己的外孙女安排的未来?!”

“是对家族有用的人,在这一点上难道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同吗――还是说你忘了自己是因为什么才嫁给奥托?克温的?任何一个流淌着米内斯特血液的人,都有义务为这个古老的姓氏能够再次兴盛下去而牺牲自己,不论是何种方式,愿意或者不愿意。”

“所以您终于愿意承认了,让我嫁给奥托?克温的真正原因?”安杰丽卡不怒反笑:“我的好父亲,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足以当她父亲的老男人。”

“你不是第一个的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但如果你希望你的女儿能有一个好归宿,就学学你的侄子路斯恩,尝试着在有限的条件里寻找到合适的可能。”霍拉德慢慢的将手中的旧书放回了书架上,动作十分的小心:“毕竟我们总是别无选择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穿过空无人烟的枫叶大道,在熟悉的巷口左转,从担任安森的侍从武官之后,爱德华这几天一直都是这样来回奔波着,甚至有时候会产生一些特殊的熟悉,好像曾经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似的――如此安逸而又繁忙的生活,两点一线的轨迹。

但是今天似乎有些略微的不同……眯着眼睛脸的爱德华,脸上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抱着肩膀看着某个蹲在自己家门口可怜兮兮的银发巫师,要是在放个破破烂烂的木板箱,和街道上求人收养的小狗倒还颇有些相似之处。

至于为什么……爱德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围墙后面,面无表情的“小女仆”安洁拉就站在铁栅栏门后面,恶狠狠的盯着蹲在那儿的马可?塔斯克,好像随时都做好了将对方变成一堆灰的准备似的――小女仆十分坚决的执行了自己的使命,没有让任何一个“坏人”走进房子。

自然,在安洁拉的思考范畴当中,“大骗子”马可自然也被包含在“坏人”这个类别里面了。爱德华十分赞许的朝着小女仆点了点头,有意无意的回避了某个人悲戚的目光,好像什么也没有看到一样准备走进家门。

“喂,你就是这么对待不顾生命危险,亲自上门来找你的朋友吗?!”悲愤欲绝的马可终于忍不住了,大声喊住了爱德华:“难道你不该稍稍体谅我一下?”

“终于肯说话了?”爱德华有些好笑的站在原地,侧着头和貌似可怜兮兮的马可对视着:“但在我的了解当中,你敢来就说明一点儿也不担心这些。”

“您对我可真信任。”马可不满的啐了一口,慵懒的从地上站了起来:“不过我还真是没想到才刚刚过去一个下午,您居然就把我抛弃了另寻‘新欢’,我是不是该稍稍抱怨一下呢?”

“是吗?我仅仅是刚刚和某位阔别已久的朋友见了个面,你的小老鼠们就去和你打报告了?”爱德华冷笑着哼了一声:“更何况,如果‘某些人’不能达成我想要的东西,我又为何不能找别人来办呢?”

“当然可以,一切您说了算。”马可脸上的“哀怨”消失的无影无踪:“不得不说这是一步妙棋,罗伦斯爵士是艾伦小姐的护卫,他在米内斯特家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有人阻拦,当然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被人所监视着。”

“但是反过来说,只要没有任何违背常理的行为,他就是最好的眼线,而且还不会被人怀疑。”马可十分赞赏的微笑道:“我很想知道这究竟是您突然想到的,还是早有预谋的呢?”

“这个不重要,另外……”爱德华扬起了嘴角:“你刚刚说艾伦……小姐?”

“如果连这种情报都不能尽快弄到手,我可就没有侍奉您的脸面了。”马可谦卑的弯腰抚胸,虽然那慵懒的笑意依然令人想要揍他:“我想您现在一定很期待即将到来的,艾伦?克温小姐成年礼宴会,不知道您拿到请柬了吗?”

“会有机会的,不急于一时。”爱德华摇了摇头:“但是你说的没错,我现在确实相当期待那场宴会,甚至都有点儿迫不及待了。”

“那您可得多做一些准备了,因为这位美丽的小姐身边的‘竞争者’可不只有您一位,千万别到时候再慌了神。”

“有什么可以‘提醒’我一下的事情吗?”

“我这等卑微的仆人可没有资格提醒您什么,只能稍稍予以您一些小小的建议:这次的宴会可不仅仅是艾伦小姐的争夺战,也将会是整个都灵阵营划分的开始,您出身圣树骑士团,但是现在又效忠了马尔凯鲁斯陛下,所以请尽量灵活一些,不要拘泥于自己原本的立场。”

马可?塔斯克微微一笑:“因为这场战斗结束的那天,一定会有一方注定会完蛋的!”

“那我可得好好准备一下。”爱德华了然的点了点头“我要知道这场宴会的请柬上有多少个名字,出身的家族还有他们究竟代表哪些人――可以办到吗?”

“愿意为您效劳。”银发巫师毕恭毕敬的笑道。

糖尿病胃轻瘫腹胀吃什么药
小儿便秘怎么调理
芪斛楂颗粒
吃什么食物缓解腹泻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