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敦煌信息网 > 健康

长恨来迟 第二百二十四章、利用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41:03

长恨来迟 第二百二十四章、利用

君怀闻立于原地,视线平视着看着前方,面上是玩味十足的浅笑。

目光所及之处,仙流疯涌而起。

不远处,一道白色的身形已然款款从那仙流中而现,白袍黑发,飘扬而起,满身的清冷,透着说不出的仙风道骨。

脚步并未迈出,周身的仙流缓缓消散,谷尘站在原地,视线中没有任何的情绪,不过静静地望着君怀闻,神色上,一片平静。

眉头狠狠一挑,君怀闻唇边的笑意越发深邃,末了

,鼻中轻轻地哼了一声,不屑之意瞬时而出,视线扫过谷尘,没有任何的停顿犹豫,径直开了口:“我要见絮儿。”

谷尘的神色上依旧没有任何的波澜,不过静静地望着君怀闻片刻,旋即淡淡然开了口:“你带不走她的。”

早就料到谷尘会说出这样的话,周身的黑色妖气一个翻涌,旋即身形在原地消散,下一瞬,君怀闻的身形已然出现在了君怀闻的面前。

两个男子,一黑一白,相对而望。

停顿了片刻,君怀闻面上那本是沉寂下去的笑意竟是又一个翻涌而起,身子略略前倾,靠近了谷尘:“谷尘,你怕是年岁大了?耳力都这般不好了?”

“我说,我要见絮儿,何曾说我要带走她了?”

君怀闻心头自然清楚,这里是谷尘的地界,加之面前这个男子同自己的能力相当,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将卫絮带走。

谷尘的视线没有丝毫的闪躲,不过静静地望着靠近自己的君怀闻,清冷的眸子眨了一瞬,对于君怀闻的嘲讽之意,神色未有起伏波澜,声音依旧平稳:“你带不走,也见不到。”

君怀闻面上的笑意,在听到谷尘的话音后,缓缓沉下,眸光越显漆黑,看着谷尘许久,下一刻,不等谷尘再开口,一个跃身,妖气流转,包裹着君怀闻,径直往忘尘殿的方向快速掠去。

一直站在原地未有动作的谷尘眉眼间一个凌厉闪过,白袍长袖高扬而起,脚下轻点地,身形却是极为迅速,一个翻身,白袍飘逸四起,带着极为迅猛的风,向着君怀闻的方向狠狠袭去。

“君怀闻。”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,却是字字都能听出谷尘的怒意。

单手中的仙流翻涌而起,泛着浓重的白色厉光,一把狠狠地扣在了君怀闻的肩头上。

阴寒漆黑的眸子一个侧过,看向了那从后方袭击自己的谷尘,君怀闻面上冷笑意味十足,动作反应快速不已,身形迅速幻化消失,从谷尘的手下脱开,大掌翻过,扬起了烈烈的寒风,狠狠向着谷尘的腹部打去。

刹那间,整个忘尘屿的仙流瞬时翻涌着向着谷尘的方向而去。

仙流瞬时凝结成了一道屏障,挡在了谷尘的面前,格挡开了君怀闻的那重重一掌。

下一刻,谷尘的脚步退开了一些,透过那缓缓散开的屏障,面色沉寂着,冷冷地望着君怀闻:“君怀闻,你太过狂妄了。”

手中妖气被那屏障抵挡住,君怀闻的步子同样向后退去了一些,神色不怒反笑,垂眼看了看自己的大掌,旋即又抬了视线,看向了对面方向的谷尘:

“谷尘,你在害怕什么?”

便是谷尘方才出手的一瞬间,君怀闻明显感觉到了谷尘周身所散发而出的冰寒气息。

那气息同他平日里那寂然的模样极为不同,分明细细地缠绕上了一道名为愤怒的情绪。

随着那形成屏障的仙流缓缓消散,这一次,谷尘的脚步再没有停顿,一步上前,走近了君怀闻:“这里是忘尘屿,不是你撒野的地方。”

径直避开了君怀闻的询问,谷尘的气势已然大开,明显有着驱赶君怀闻的意思。

望着谷尘那分明有了一丝裂痕的神色,君怀闻的心情竟是好了不少,眉头再次高高一挑,迎上了谷尘的视线,挑衅意味十足地轻吹了一口气:“我对你这忘尘屿没兴趣,今日,我只要见絮儿。”

黑白两人,再次相对而望,若是细细看去,君怀闻的个头,竟是比谷尘,要高上一个头尖儿。

言罢,君怀闻已是没了同谷尘再说下去的兴趣,一个转身,重新向着忘尘殿的方向飞去。

眸中的寒光,便是在君怀闻转身背对自己的一瞬间翻涌而起,谷尘站在原地没有动,气息却是一瞬间大起。

瞬时间,忘尘屿天地间的所有仙流陡然凝聚,径直向着君怀闻的身前而去,凝结出了一道更为厚重的屏障,挡在了君怀闻的面前:

“我说了,你见不到阿絮的。”

一字一字,在君怀闻的身后清晰落下。

谷尘的声音里,再不似先前那般清冷,而是分明透着了一股冷冽的气息。

君怀闻本意欲出手击散那屏障的手,顿时停在了那仙流屏障前一寸的位置,僵在原处,久久未动。

嗬。

阿絮。

这般亲昵的名字,竟是从谷尘的口中如此自然地说了出来。

谷尘的眉眼依旧一片冷冽,望着君怀闻那久久再未有动作的身子,一缕漠然不已的笑意,缓缓地从眼底泛上。

“阿絮正在闭关,你见不到她的。”

声音似是柔软了不少,谷尘轻声叹了口气,似是在同君怀闻解释着什么,可字里行间,却是实实在在透着那无法让人忽视的,同卫絮的那情意。

周身的妖气,已然缓缓散开,君怀闻一直放下的手也是缓缓地收了回来,背对着谷尘,许久都没有说话。

眼底的冷冽散开了一些,谷尘的步子缓缓上前,薄唇轻动,刚要开口说些什么。

“谷尘。”

“你想做什么。”

下一刻,君怀闻的身子缓缓转过,重新看向了谷尘,只是这一次,男子的气息明显同先前有了极大的不同,其中的阴沉之意,烈烈而起。

谷尘上前的步子,停住了。

敛下的眸子,在君怀闻转身的一瞬猛地抬起,漆黑的眼眸中是翻涌而起的沉怒,君怀闻的声音清晰且沉沉:

“你想利用絮儿,做什么。”

谷尘向来清冷的神色,也是在听到君怀闻询问的一瞬,瞬时凝出了寒冰霜雪。

23

济南血管瘤医院怎样坐车最快
大连百佳妇产医院价格是多少
济南血管瘤医院技术怎麼样
大连百佳妇产医院需要花多少钱
济南血管瘤医院在哪里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